蓝灵(ฅω*ฅ)

淡lof 产粮机器 北极圈bg选手

关注前记得看置顶

【空调】笼中之蝶

————


克洛伊躺在船头的小房间里,看着桌上让她几乎想笑的一些物件——那是让她调香用的,她知道。可是海盗们根本不懂行,调制香料,哪里用的到钝口四棱刀呢?


她翻了个身,开始思索更为严峻的问题。


是投敌,还是逃跑?


前者违背她的理想,后者在现在这个条件下不现实,但说不定能实现。她必须掌握更多关于这个船的资料。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那句中国古话被她印在了脑子里。


她首先要搞清楚的是船体结构和人员构成。克洛伊刚来的时候是晕倒被直接带到那位枪手和那位医生的共同房间里——她早就注意到了。桌上有草药,房间里还有一股令她生厌的药材气味,这种气味短时间内是很难浸透到床单上的。既然她们在一块,那么她们的关系自然不会很差,况且那位枪手把医生带过来的那个神情除了惊奇和期待什么都没有。


她悄悄溜到一个夜间把守少的小甲板,目测一了下了自己离海平面的高度。这个高度,少说也要三层,但是也有可能下面一层很空旷很高,那就是两层。


自己在大船上层。没有更上层了。她冷静的思考着,想要再走动看看,于是她往下面探头,看看能不能避开夜里守夜的小海盗自己散步。然而她这个想法很快就破灭了——守夜的海盗突然往这里走动。


克洛伊现在的身份是俘虏,是软禁,给她个单独的房间已经很不错了,没有把事情挑的很开怕她伤心也已经仁义至尽——虽然克洛伊很清楚。他们是海盗,杀人流血巧取豪夺的海盗,可不是什么心软的慈善家,一旦被起疑她可就要交代在这海盗船上了。现在她孤身一人,穿着个透纱的睡衣仿佛是黑暗的甲板和黑暗的一望无际的大海中的一抹亮点,绝对没有找个角落一蹲蒙混过关的可能。


她打了个寒颤,趁着灯光还没有照到她身上赶紧往大酒桶后面一缩,勉勉强强盖住她的身体——她不敢动。冷汗从她的额头滑下,她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动一动。


灯光越来越近。脚步声踩在潮湿的甲板上,克洛伊心里忽然一寒。


皮鞋。


枪手才穿的皮鞋。不会错,只有那种鞋跟踩上去才会有这种闷闷的响声。


怎么会是枪手?!她本以为是杂鱼,可是如果是枪手,她就绝对没有了逃过去的可能。她咽了一口口水,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枪手径直来到木桶面前——她看到了枪手的皮帽。


躲不过去了。


枪手比她想象的要敏捷的多。她绝对是事先看过自己的房间——从下面来看是正好顺路的。枪手早就起了疑心。


克洛伊只是悔恨自己太年轻做事太冲动。这次是彻底完了。


评论

热度(3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