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灵(ฅω*ฅ)

淡lof 产粮机器 北极圈bg选手

关注前记得看置顶

【葬云/微剧情】去叙拉古捡老婆.jpg

其实标题只是整活.jpg

cp葬云,不拆不逆

我确实很菜,但请嘴下留情

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名字叫《生命》。想分部分写写。希望有人催更.jpg



“送葬人,这个女孩从今天起就会跟着你。她叫红云。……你问她人呢?在叙拉古族领的某个废墟里,苟延残喘。现在,找到她。”



送葬人接到了一个无比奇怪的委托。下达委托的委托人生死不明,正等待他寻找。他以前从没接过这种委托,这听起来更像是博士的任务。他心中理所当然的将它与任务画上了等号。



他很快就动身前往叙拉古。苍凉,战火,以及废墟,很破败的。这些早已成了泰拉人眼中叙拉古的代名词。所以送葬人很清楚,博士的这个任务对他有严格的速度要求。一个小女孩,独身一人在那个地方,生命已经严重受到威胁。想到这里,送葬人低头看了看电子表确认时间。他坐的是特快列车,车窗外的风景模糊又高速的飞一样飘过,也把送葬人的思想隐没在了列车运动的滚轮里。



列车载着他前往叙拉古最外围公路上的车站。随后,完成了使命的列车就原路返回。他拉开车门下车,抬起头望了一眼天空,灰白色的天空一望无际,旁边凹凸不平的土堆看起来像是山间掉下来尘土积堆成的,它们是乌鸦的栖息地。



黑色的皮靴安安稳稳的踩在了数不清的沙砾上。来之前,罗德岛给了他这个小东西——博士特意调配的探测仪。它可以探测到周围生物的气息,但生物的范围很广泛,以至于飞禽走兽都有可能触发。所以送葬人要找到红云,确实一点都不简单。



但送葬人早就想好了对策。他做事之前总会考虑周全,这也是他善于用逻辑解开难题的一个原因。他拿出一些气味浓重呛鼻的香料和拥有强烈酸性的药剂,一路走一路撒在各种生物上。动物的尸体,绵软的、长着许多杂草的土地上,以及沙石下的虫堆里。他很清楚,这些东西一旦被他破坏,这些猎食者们就非常有可能去寻找其他生物攻击——比如红云,这样他至少可以缩小搜查范围。他看中了一窝黑漆麻油的乌鸦,看上去它们最近的生活并不顺利,一家老小的鸟架子都十分瘦弱。他特意留心周围没有食物的它们的觅食轨迹。



终于,方法实施后的第五天,他发现乌鸦们好像在围着一个半山腰的不起眼的缝隙旋转。送葬人拿起铁钩和探测仪,从山腰的第三圈一路向下,平平稳稳的落到了那个缝隙的面前。腰间的探测仪发出了“嘀嘀嘀”的声音,红光一闪一闪,这让送葬人确定这就是他要找的人。他还不忘举起自己的简易弹弓,手起石落,打下了一直乌鸦——那群乌鸦看见同伴受难,一个个怪叫着赶紧飞走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几乎在这同时,他感到背后有股寒冷的气息极速向他冲来,惊人的本能让他立马扭开身体,控制自己朝旁边的小土堆旁冲去,一支漆黑的箭飞过他刚刚站立的位置,划过了一条笔直的线后冲向云雾缭绕的山间再无声响。送葬人没有放松警惕,果然如他所料一样,第二支也朝他飞来,但由于他躲在土堆后,这支箭并没有什么威胁。送葬人眼疾手快的一下抓住那只正向前面冲刺的箭,一回头却发现箭的主人正在空地上拽紧了弓弦对着他。



这种箭说白了就是土制木箭,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威胁。他平静的朝那个女孩走去,为了确定她的身份,他问道:“你是红云?”



女孩没有回应他。一只闪亮的机械手臂在灰白的天色下闪着并不耀眼的隐晦光芒,送葬人看得出来她经历过什么——但他也同时没想明白,为什么她会有机械手臂。红云也很聪明,她判断出面前的男人武力值是她的几倍不止,索性停止了威胁,放下弓,然后狠命的朝他的胸膛撞去。送葬人冷不丁没有猜到她的行动,而且被她这一撞确实也不要紧,就没有来得及做什么防守动作,反而是紧紧的拿双臂环抱着她。而这时,红云在他的怀里突然抬起一只手,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刺痛钻入他的脑袋,他吃痛的松开双臂,重心不稳往后退了好几步。而红云想要趁机逃跑,便一下子从他怀里钻出去,低头往山腰的下路猛冲,却一下子撞到了什么东西——是衣服。她抬头,却看见了可恶的白毛男人正站在她面前阻挡了她的去路。她怒吼一声慌不择路想反向逃跑,却像小鸡仔一样被送葬人拎起来,然后扯住手臂放在了背上。



“放开我!!混蛋!!你要做什么!!放开……”



她咬牙切齿的在背上不断扭动着身体,发泄着由于恐惧而滋生的怒火。送葬人闭起又睁开眼睛,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于是将她一把抱在肩上,那大大的金黄的尾巴夹杂着无数的灰尘便无情的拍在了他冷白色的脸庞上。只要不影响视野,这些就可以任她做。送葬人一路走上山顶,还顺带带上了她的行李——如果一些放的发酸的烤肉和一篮没做完的箭算是行李的话。



“我希望你能配合。你是我的任务。”



“……切!人模狗样……”



红云仍旧没给他好脸色。但送葬人倒是很有耐心的蹲下来,平视着她的眼睛,向她解释了关于罗德岛、拉特兰、萨科塔、以及他来这里的前因后果。至于红云为什么没逃跑?她刚来就被送葬人拿绳子五花大绑,衣服都绑的七零八落的,身体某些时候都已经开始感受到冷意。但她仍旧打定主意不说话,虽然她自己没注意到,其实自己冷静下来后听的很算是入迷。

评论(3)

热度(2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