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灵(ฅω*ฅ)

淡lof 产粮机器 北极圈bg选手

关注前记得看置顶

【杰园】蜜月アン・ドゥ・トロワ

空空落落的街道上


只属于你我两人♢


——


艾玛怀着兴奋的心情期待着午夜的钟声。


机械钟表滴答滴答的敲着,她的心也随着钟表滴答滴答的一左一右,既忐忑又兴奋。


窗外的夕阳渐渐落下,最后一丝金光恋恋不舍的抚过她的庄园,夜幕则随之登上舞台,满天的星光闪耀着她眼中的光。


里奥轻轻推开女儿房间的门,将她扶上床,为她掖上被子,两人交换了晚安吻后,他才安心了一般的走出她房间。对他而言,这个夜晚已然饱和。


艾眯着眼睛看着大大的落地窗外美丽的星空,不由得幻想着那位梦中的绅士先生。对她而言,现实即是梦境,梦境亦为现实。


星星们像平常一样移动着,在漆黑与深蓝的透明交接处闪烁着自己的光芒,好像在环绕着远方的山边一样。星云旋转着朝着大地显示出它极致的魅力,与目光的极点白光形成一副任是再不懂艺术的人都会啧啧赞叹的美景。


她的梦境也已然饱和。艾玛推开被子,穿上她舞会专用的,父亲花了重金为她定制的『蓝闺惊梦』,拿上自己的小手提包,小心的推开门,紧张的躲避着守护着别墅的佣人们的视线,极限的逃出了庄园,朝着她与绅士约定的地点奔去。


她出庄园的时间是一天中的最终时刻与起始时刻交汇的瞬间。


机械表的指针不再滴滴答答。


指针指向了完整而完美的十二点。


————


杰克在那一天脱掉了所有的交际应酬。


他微笑着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早早地回到了家中,戴上其实很久都没有戴的手表。


手表的指针滴滴答答,在冷清的大房子之中尤其响亮。杰克没有打开手机。


他讨厌电子屏幕上冰冷的数字时间。他瘫倒在洁白的大床上,又似乎想起什么一般,将换上的睡衣脱掉,穿上极为正式的西服与手杖,甚至戴上了看起来几乎是滑稽可笑而在他身上却出现了不一样气质的高顶绅士礼帽。


不能让小姑娘看见我衣衫不整穿着睡衣的样子啊。他宠溺一般的笑了笑,脑海中是梦境里棕色头发的小女孩精致的脸庞。


今夜他的梦境即将饱和。他苍白的脸庞在明亮月光下显得更加苍白,几乎像纸一般看不出血色——也许他血红的瞳孔能补充这一点。


黑色的头发在巨大的落地窗投来的月光下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可是如果有人能看见这一幕的话,大概再对帅哥不感冒的女孩都会成为他疯狂的追求者吧。


气质将他完完全全的换成另一个人,一个与世间万物毫无交集的好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是时候了。他披上黑色的大衣,悄悄地拉开门走出去,小心的不让所有人看见他的存在,然后溜走,去往那个约定的地点。


他没有佩戴着手表。如果他戴上的话,他就能看见他走出门的那一瞬间的时间是十二点整,不多也不少。


手表的秒针停止了跑动。


三个指针的指尖都指向了完美而完整的十二点。


————


小男孩看着今天的晚间新闻,却似乎不满意一般的接连摇着头。


妈妈刚巧洗完碗筷回来,看着自己家的儿子接二连三的叹气摇头,嘴里似乎还难以置信的嘟噜着什么,不禁好奇的问他,"你怎么了儿子,什么是不可能的啊?"


小男孩激动的指着电视上的新闻报道员:"妈妈,怎么会有人可以回到过去啊?而且就在今晚,可是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老师说,我们是科学的时代,不能相信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那叫做封建迷信……妈妈,你觉得呢?"


妈妈疑惑的摇了摇头,心里也不太相信这种事情的存在。她抚摸着儿子的头,说道:"如果真的不相信,那就去好好学习解开这个谜题吧。"


男孩应声,低下头看不见表情。


————


报社今天的推销员苦恼的低着头,心中极度失落——他今天卖出去的报纸只有寥寥几份。


他狠狠的踢了一脚他刚费力的放在旁边的重达两磅的报纸。今天的报纸都写的什么东西啊?头版居然写的是"看到未来,与未来交汇"?!这种荒谬的报纸,那些贵族夫人小姐根本就不会去买,有没有什么能摆在字面上的学习价值,真是不知道编辑怎么想的……


他又想起家里嗷嗷待哺的第三个儿子和怀有身孕的老婆。一家人的生活拮据,日常经济全部靠他来挣,可这几天,尤其是今天的报纸,他的销量都极低,指不定能拿到几个子的工资呢。想到这里,他鼻子一酸,简直要落下泪来。


————


艾玛·伍兹来到约定的树下。


这棵树很漂亮,也很奇怪。树上的果实全部都是银色的闪闪发亮的东西,虽然在梦中已经梦见过很多次,可是见到了真正的实物,艾玛还是不由得为之震撼。


她安静的抱着包,坐在路旁的座位上。这些座位以及路旁密集的路灯风格虽是她这个时代常见的的欧式风格,这条道路本身却不可能存在——没人会在道路旁边放这么多灯。虽然这样很好看,可是有路灯和可供休息的椅子的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艾玛轻轻的哼着小曲。


"蜜月♢Un·Deux·Trois♢……"


她其实不会法文。这是她在梦中,那位绅士教她的几段,可惜她也只会这一句。


意外的很好听,虽然和她日常的舞会音乐完全不像。


这也是他们约定的密码。


————


杰克忘我的看着那颗书上挂满了银色的发亮果实的大树。虽然在梦中和小姑娘看过很多次,可是看到实物时,杰克才真正感觉到这和普通的城市led灯差别太大了。


路边是一排排欧式风格的路灯。杰克在空无一人的长椅上坐下,路灯将他的脸衬托出少许血色,这或许也是一件少有的事。


他轻轻的哼起那句法文歌曲。那歌他曾经教过小姑娘,但是她只学会了一句。一句也很不错——他从不对小姑娘要求什么。


他脑海中勾勒着小姑娘精致脸庞的模样。不带任何欲望,只是纯粹的用爱去欣赏她的美。


"蜜月♢Un·Deux·Trois♢……"


他反复的哼着。寂静的环境和这歌声并不冲突,却相反有着别样的美。


————


艾玛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她坚持着,可是绅士的身影终究没有出现,倒是她屁股旁边的椅子空白处明明没有人坐却变得异常温热。


她似乎听见了一句句的法文歌声。似乎是绅士的声音,可是太模糊了,她很难分清楚。


绅士先生失约了吗?她轻轻的念叨着,有着流散的星空的眼睛中虽极力压抑却明显写着失落。


她想和绅士先生跳舞。


银树突然有了动静。艾玛惊讶的看着银树的果实纷纷在没有风的情况下摇晃起来,似乎随着节奏成了一首隐隐约约的她极为熟悉的音乐。


蜜月♢Un·Deux·Trois……


她浑身一震。这次她不会听错,是绅士先生的声音。她激动的无以复加,从椅子上刷的站起来,提着裙摆四出找寻。


"绅士先生……"


艾玛就连树上的树杈也没有放过,可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她失落的低下头,独自练习起舞步。


她在想象中托着杰克先生的肩膀。地面似乎也随着她的舞步变化着,皮鞋的鞋跟像是被施与了魔法,每敲打一次地板,地板上都会出现金色的流光。


——

『♢二人の愛を奏でる


♢将二人的爱意奏响


♢月明かりが路地を


♢月光照在小径之上


♢黄金色に照らして


♢洒下一地闪耀金黄


♢幼い二人は


♢青涩的两人


♢躓きながら踊る


♢磕磕碰碰共舞翩翩


♢互いの指を絡めて


♢十指交缠』


————


杰克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他仍然坚持着,虽然连小姑娘的半个人影都看不到,可是他不想放弃。


他有些沮丧的低下头,双手向着旁边的椅子的空地胡乱的摸去——似乎有人坐过,可是这里除了根本没移动的自己,哪里会有人去坐?


小姑娘没有来吗?还是被她的父亲扣在了家里?他血红色的双瞳充满着温柔和失望的望向远方似乎永远触摸不到的远山。


小姑娘跳舞一定很好看。也许她可以穿上漂亮的lolita去跳舞,可是今天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她。


银树似乎与刚才有了些不同。杰克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他好像听到了小姑娘的歌声。那个语调千真万确,他在多少个梦里都听到的。他激动的站了起来,将树和空空落落的街道的边边角角都搜罗了一遍,可是什么都没找到。


他叹了口气,莫名的想要随着小姑娘的歌声起舞。他在想象中揽住小姑娘的腰。他的脚步似乎沾染了魔法,每走一步,地板上都会出现亮金色的光圈。


————


舞调的高潮就要来了。两人同时将唇瓣贴到对彼此都合适的高度,然后在想象中对着除了时空之外什么都近乎完美的位置互相接吻。


唇瓣交缠。也许那时候他们已经不属于自己。


脚下的流光与光圈将他们的梦境完全饱和。


接吻了之后,两人似乎都吻到了真正的人而不是空气一般,笑的极为满足。


磕磕碰碰的舞步却有着异常的微妙的同步。两人对着空气与时空中的对方共舞,似乎他们互相看得见一般,或是用了什么奇妙的手段,总之他们的舞蹈很是成功,除了最后环节的十指交叠——他们好像只有在那个时候才会乱套一般,交叠的位置根本不在一个点上,也不知道两人有没有注意。


银树的果实在两个时空不约而同的落下,好像是向两人象征着什么一样——它们滚落到了一个高度重叠的位置。


女孩捡起银果,迷茫的仰着头看着它。


男人拾起银果,低着头俯视着果实,仿佛要看出花一般——


目光汇合。


他们看到了彼此。


十指交叠,银树将两人的爱意奏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