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灵(ฅω*ฅ)

淡lof 产粮机器 北极圈bg选手

关注前记得看置顶

【鹿战】大老爷们感冒个p感冒

百年一见的糖,珍惜(……)。


这几天🐷的素材提到了他感冒。


――――


当战乙打开直播的时候,他的猪鼻子都是闷红色的。鼻炎让他的口音加上四川话的方言味变得有些怪怪的可爱,虽然本人没有过多注意这一现象,但是总会有人注意,我指的是粉丝之外的。


有鹿看着战乙硬撑着身子直播,不免得还是有些担心和心疼。战乙下播之后,他将感冒药和鼻炎药递给战乙,谁知道战乙不高兴的一边嚷嚷着老子根本没感冒一边不断的打着喷嚏。


“大老爷们……啊啾!!……感冒……感冒个p感冒!!”


以上是战乙女士原话,并且边说边揉着自己红的不能再红的鼻子。


有鹿叹了口气,只好接过感冒药准备亲自打开往他嘴里送……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别扭,真不怕自己病严重啊。有鹿心想着,看着委委屈屈不愿意吃药的战乙又有些气恼――这家伙每次都这样硬抗,时间长了他不落病谁落病?结果还完全不爱惜自己一样的让别人担心,死不吃药。有鹿有时候还真是拿他又气又生不起气来,毕竟自己看上的人终归是自己的软肋。


但是这次有鹿真的有点生气了。他看着准备缩回电脑前继续打游戏满不在乎病情的战乙脸一黑,直接揪着他脖子处的衣服把他摁到旁边床上。


“你今天要是不吃药就别想碰电脑了。”


战乙刚想不服气的反驳,看见他黑的跟非洲人一样的脸也就怂了怂――以前几乎没出现过的那种――不再坚持硬杠。战乙乖巧.jpg。


但是有一个问题。


有鹿你为什么要按着战乙喝药。让他起来自己喝不好吗。


战乙被灌了一大口药,嘴边褐色的半透明药液和水的融合缓缓流下来浸湿床单,脸色因为被按着脖子变得莫名其妙的绯红,喉咙的不适感让他没办法张嘴说话只能扯着嘴唇上的隐私发出意义不明的仿佛像在求饶一般的呜呜声。


社会主义,社会主义。


等到战乙回过神来,有鹿已经干脆利落的把他推到床的里面,用一种平时很少见的a里a气的语气威胁他,贴着耳根的那种。


“你要是再惹我生气下次就不是掐着你脖子灌药了。”


草。


――――


糖糖好恰嘿嘿嘿


有鹿掐我!!!我可以!!!


【鹿战】带你老妈飞

6.1的儿童节节日粮

我超级勤奋hhhh夸我快点

————

儿童节到了。

幼儿园里挂满了彩色的气球,一些事先准备的小玩具被老师们摆在了隐蔽的地方让小朋友们去寻找,还特意把小孩子们分了组,老师们领着他们嘻嘻哈哈的在外面活动区你追我赶着,教室里几乎没有人。

有鹿还是很喜欢各大节日的,因为他这个生活部老师不用再和小孩子们玩,他打排位终于不用被抢手机了。猛男落泪。

有鹿本来准备趁着不用照顾小屁孩们的时间打排位来着,但是现在出了点意外。一个小蓝毛悄悄咪咪溜进了生活部并且现在就在他身边。

望着其他小朋友乖巧的样子排队去van游戏而这个小蓝毛死皮赖脸的缠着自己有鹿真是心态炸裂。

你粘着我干嘛啊!!你怎么不去找老师啊我要打排位!!

直男本性暴露.jpg。

然而为了恰饭有鹿还是耐着性子蹲下身望着这个倔强的小蓝毛,用力的拍了拍他的头,面带着看起来就很假的亲切笑容,对他进行了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导,循循善诱,引人入胜,小蓝毛感激的点了点头认同老师的说法,然后彻底缩在有鹿老师怀里不动了。

……敲里吗。有鹿怀疑人生中。

他无可奈何的看着仰着包子脸眨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绷带小男孩,半是发泄半是反射的揉了揉他的脸——软乎乎的,可是身子有点瘦。

"你叫什么名字呀,小朋友?你是几班的?"

"三班的战乙女。"

说话倒是蛮流利。有鹿继续问。

"你怎么不去玩玩具啊?其他小朋友都去玩了。"

"我想看你打游戏。"

???有鹿震惊脸望着这个面不改色的小男孩。

现在小孩这个年纪就接触手机了吗???

————

于是现在变成了有鹿看着战乙打游戏。

他不得不说,战乙真的非常厉害。对于第五这个走位游戏,战乙无论是思路还是操作都非常犀利,简直是把厂长玩的炉火纯青。一盘下来,有鹿差点变成了扣6机。

战乙面不改色的在有鹿怀里动来动去,望着四杀的战绩并没有什么喜色,倒是有鹿看着五台机子四杀望为观止。

"你是玩鹿头的?"

被战乙冷不丁这么一问,有鹿几乎是脱口而出。

"对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年头还有人玩鹿头??"

……有鹿强烈的恰饭欲救了战乙一条狗命。他脸黑的跟锅底似的,把手机夺过来,直接抱着战乙就扔到了活动场。

"诶诶诶我错了让我进去啊!!"

暴躁战乙折寿中……折寿啊不钻洞完毕。

鬼知道他哪找到的通往室内的安全洞啊???这特么是个五岁儿童???说他五十岁有鹿都信。

战乙似乎也不是很介意有鹿的举动,直接一屁股跳到有鹿腿上,一个转身掰着有鹿下巴拉着他的脸凑近。有鹿脸有点红,肯定是因为温度的关系。他果然是个五十岁儿童。

"嗨,小鹿头,让我带你老妈飞。"

呵,粗鄙之语。这个时候战乙似乎还没有接触老子这个词汇。

————

两人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合作伙伴。互相交流技术互相上分,而且那个时候有鹿才知道战乙早就六阶了。

他望着自己四阶一的段位猛男流泪。好在在战乙的指导下,他上分也变得很快,在赛季最后一天上了六阶,然后第二天新赛季掉到了四阶一。

六阶体验卡石锤了。有鹿快哭死了。

而战乙这个五岁的小蓝毛居然六阶才是让他最为震惊的事,明明幼儿园里乖的一比还天天粘自己,在自己被他带之后更是如此。

这个关系……算了,没什么。兄弟情嘛。虽然在幼儿园宿舍里战乙晚上天天溜出来抱着有鹿睡,导致每次老师早上点名战乙都是最晚的那一个。但这些都不重要。

关于互相喂饭。呸是有鹿喂这个大班孩子战乙饭。大班里战乙可能是唯一一个要求老师喂饭的孩子,但是没人介意。战乙本人也不介意。

有鹿认真的样子,还有战乙适时的奇怪的乖巧,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如此,生活的方方面面,从上课到穿衣系鞋带,直到战乙搬家。

——

在某一天战乙还在和有鹿一起连麦打游戏的时候,战乙的妈妈推门进来。战乙静音了tt。

"乙酱,我们这周要搬家了。"

妈妈温柔的抚摸着战乙的额头。搬家?战乙模模糊糊的听课文里说过,好像是离开一个地方,再也不会回来。可是我完全不想离开有鹿。

"我们要搬到离奶奶近一点的地方,这样你就能天天见到奶奶了,你说是不是?"

战乙摇了摇头。

"妈,我还是想见到老师。"

过于诚实的回答。

战乙和妈妈一时间僵持不下,虽然这事不是战乙能决定的,但是妈妈还是耐心的跟他解释。

战乙只想一辈子住在幼儿园,仅此而已。虽然这是个不可能的事。

妈妈有点苦恼的摇摇头,看着这个滴水不漏的孩子,只得暂时先出去。战乙重新打开tt的时候,游戏已经结束了,有鹿一直在叫他的名字,他赶紧答应。

"哦,哦……我刚才有点事。"

这可是排位啊!!!怎么可以挂机啊!!!另一边的有鹿完全不知道战乙的心事,也只能在心里稍微斥责他一下,毕竟战乙还是蛮小。

战乙也清楚这种事绝对不是他这个小孩子能决定的。他第一次对未来感到一丝恐慌。

大概下个月自己就要离开了吧。战乙翘着小短腿思索着,搬家可真不是什么好事,以后一定要避免。

反正不会让那个老师知道的。

————

某一天早上,战乙离开了这个城市,幼儿园也自然而然的转了。

有鹿望着战乙的转学申请签上了名字。他看着这个只到自己腰部以上的小男孩笑了笑,惯性一般揉着他的头说不要想老师啊,在那边乖乖学习少打一点游戏,接着又有点惋惜他的游戏天赋。

不要想老师啊,战乙闭上眼睛,鼻子有点酸,奇怪,他并没有鼻炎啊。

不要想老师啊……战乙坐在车上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睡了过去,醒来却是在床上,自己熟悉的家。

这个梦好长啊。

————

end。重新编辑了一下,之前那个版我看着真的好草嘤嘤嘤。

【鹿战】水一水两人的直播fu动

5.21直播互动课代表♡


鹿:你这只猪怎么这个亚子???


乙:(笑ing)你有病吧草


鹿:诶你就是我跟你说,黑mouer仙都不要的。


乙:那你快滚,别要我了


鹿:那不行我是mouer仙女王不是黑mouer仙


乙:你是sb吗??


鹿:lueluluo(鹿言鹿语)


乙:快排,妈的,八分钟了还没来屠夫


鹿:你那么菜我还不想和你排……


乙:我靠???我退出匹配了你爱排不排在您🐴见(自己也笑了)


这个时候俩人排到了


鹿:诶诶诶排到了快准备


乙:哦好


(游戏中)

(有鹿慈善家战乙前锋,路人分别是机械和调香,屠夫红蝶,调香上椅子)


乙:你怎么不撞让调香上椅子了(突然嫌弃)


鹿:那么远我怕是要拿头撞??(懵逼)


乙:那前锋不就是不让人上椅子的,你自己贪机子了嗨


鹿:好好好,我先去救人了,wrng调香快过半了


乙:你快点(催促)


————


【鹿战】雨天早安和你

努力写糖(ฅ>ω<*ฅ)

一篇6500+的长篇正在写o,虽然是一篇啰里啰嗦的刀hhhh。

早安♡

————

下雨了。早上的雨和一阵让战乙女裹紧了夏凉被的风。

他不想关窗户。他不讨厌雨,也不讨厌风,但是他拒绝身体的无力感。

感冒了……战乙懒得喝水拿药。他就这样,在隔着纱窗的雨淋之下重新开始迷迷糊糊。窗外仍旧是安静的滴落着雨点,乌云密布的天衬托着远处的高楼,染成凄凉的灰白色。

再这样下去大概战乙女迟早会因感冒离开人世……战乙女完全不在意。反正也没人照顾他了。

没了呀。亲人不在本地,爱人早就离开。

后者的打击让他快要爬不起来,湿透了的床单和那个人的气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有鹿早就走了,哪怕他们交换过体液也是如此,你知道的,战乙女向来不会主动引诱,除非对面是屠皇有鹿。

身体整晚整晚的透支。一方面是这该死的天气,一方面是每晚必做的运动。那些运动对他来说早就没有了实体意义,他想从中获得的,是曾经有鹿的身影,这多少能给他点安慰。

————

早安。

战乙穿好衣服微笑着下了楼,单薄的身体只有一件风衣,雨水把他的头发湿透了,他也不管,就那样在楼下站了一会,终于还是犹犹豫豫去买了感冒药。吃了之后才没有立马死在楼道里。

这样太过分了,高烧40多度呢。可是战乙女也不想照顾自己,他懒得。

或者说他再次体会到,有鹿真的走了,他必须自己学着生活,多么残酷的一件事啊。

有鹿走的时候是在战乙还在睡觉的早上。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拾好的行李,还是走了,没让战乙担心和挽留,也不给战乙解释什么。

一直都把战乙当做床伴?别开玩笑了……战乙摇摇头,直到那个时候他还坚信有鹿爱着他。

发烧不是什么好事。战乙揉了揉自己蓝色的短发,越来越搞不清自己和有鹿的界限。

———

雨还在下着,越来越大,战乙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蓝色的短发贴在额头上。

他看见了同样走在雨里朝他笑着的有鹿。不,那是幻觉吧?战乙微微皱眉,还是朝着幻觉捞了一把,结果是一根贴着小广告的水泥柱。果然是幻觉,但是令人安心啊。

他不讨厌这样的幻觉,他思念有鹿快要发疯了。

不,别走啊。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变成你就是正确的选择。

————

短发从某天开始变金。一点一点的,从发梢到两鬓,到最后头上小小的鹿角。

我是屠皇有鹿,我是战乙女。他对着镜子的碎片将鼻子上的红色胶布撕下来,眼睛变成了棕色,泛着微妙的泪光。

我是屠皇有鹿,和战乙女。把有鹿放进自己的身体里他就走不了了。

我是屠皇有鹿,也是战乙女。他走不掉了,他
还在这,没走呢。你看,他在叫我。

战乙,战乙。他呼唤着自己的名字,笑的像个沉迷在甜蜜爱河里的男人。

————

战乙女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发现的。屠皇有鹿倒在路边,高烧41度,差一点就要死过去,身体被大雨泡的发白,本人却在昏睡。

路人叫了120把他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一边想这人真的是有病。他说的倒也没什么错,41度呢,病的不轻。

身体已经是在冰凉的边缘试探,微微的呼吸维持着仅有的热度,战乙的意识却在一点一点的模糊中达到了伊甸园。他重新在梦里挽留了有鹿,他们过得很好,他们过了好几十年,战乙马上就要死了,却在医院里活了过来。

后遗症。致命的幻觉。

————

雨停了。太阳颤巍巍的出来撒下一点点阳光在他的金色短发上,薄凉的感觉仍未消散,混合着医院的消毒水味道让战乙清醒了一些。

医生将账单推到他面前,他结了账,走出了医院,眼前的男人是战乙女。

你来接我了。我们回家?金色短发的男孩朝着看不见的东西挥手,跌跌撞撞的走下阶梯,朝着城市的尽头走去,令人唏嘘的结尾。

他们在一起了,多么甜蜜的结局,从此再也不会分开,在一个盛着男生性命的车祸里结为永恒。

————

end

刀刀使我快乐嘿嘿嘿

好短啊……什么感觉都没写出来,瞎jb涂涂,我最菜,走了

♡♡

【鹿战520】心如止水

这个抖音曲子还是蛮毒……520咕咕咕!!!!


呼吸停止瞬间我对你说我爱你你就会铭记到死。


到底是不是糖呢??是不是呢??(沉默.jpg)


意识流,没有文风,没有(重点)


――――


呼吸停止瞬间我对你说我爱你你就会铭记到死。


名字?


战乙女。


爱人?


屠皇有鹿。


他是男的。


我知道。


你失忆过,再好好想想。


我记着呢,不可能错,臭黄毛。


――――


家人?


都死了。姐姐不在身边在外地。


职业?


不记得。


兴趣爱好?


不知道。


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


不知道。


――――


那你喜欢谁?


屠皇有鹿。


他长什么样?


不记得。


他和你在一起多久了?


不记得。


他有多爱你?


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爱他。


他有发饰吗?


鹿角。


……那他现在在哪?


他?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说我失忆了吗。


你知道他有多想你吗?


什么?


你看这个。(拿出纸铺开)


这什么b玩意,看不懂。你读吧。


――――


战乙,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有鹿。


(记得。)


我曾经把你的头敲破。但是你的半死的尸体被别人发现送到了医院。


虽然你没死,但是也失忆了。如果你不记得我,你就看看你的手腕,是我在你昏迷的时候割的。


(哦,有印记。有……鹿。我看见了。)


我一开始想要你死来着,但是后来你只是失忆了。


(啥玩意,你不是我对象吗。)


你知道吗?〖呼吸停止瞬间我对你说我爱你你就会铭记到死。〗你理解吗?


(不理解。啥b玩意。)


可能你不理解,没关系。说简单一点,只有你死,你才能永远只记得我。可是你只是失忆了而已。


(那你反正就是要整死我?)


你现在其实不是在医院。现在在你面前,给你读信的人就是我。


――――


灯光随着声音和时间的流逝越发暗淡,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油烟味,很温馨,也很甜蜜。


两人的剪影印在窗户上,像是妈妈在给儿子读远在外面的爸爸的信。


――――


是我。


哦。你就是那什么有鹿?


对。失忆了你也记得我,太好了,战乙。(往前抱住战乙,战乙颤了一下。)


哦。但我现在其他什么都不记得。


没事,你不用记得。走吧,我们一起走。


去哪?


你闭上眼睛。


――――


空气中的油烟味愈发严重,变得呛鼻而刺眼。


战乙一动不动,连个反应都没有。有鹿则是笑眯眯的打开房门,门外冲天的大火闪耀着明亮的光芒,点点火星迸发出来,耀眼而肆意。


有鹿将战乙打横抱起来,吻着他的脖颈动脉,然后用力的咬下去,战乙一瞬间叫了一声,可是很快就没有了声音。一股股血液顺着脖子染湿衣服流向地板,向着寸寸吞食的火苗溢过去。


我爱你。有鹿微笑着在几乎奄奄一息的战乙耳边呢喃,然后将他扔进火堆。


记住我,战乙,用你的命记住我。


――――

end 又写成了刀,有鹿逐渐病娇化。


【鹿战】四叶草

没有文风,没有剧情,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写糖,糖太好写了,然而我写剧情向又很菜。


努力写好吧,朝着希望的大人物方向前进。


本篇暗恋向,来源于本人真实经历。


————


在有鹿上学的那个学校,教学楼门口的花坛有一坛子的三叶草。


不去细心看的话,四叶草是找不到的,然而无论你找不找得到,四叶草都好好的端在那,随风摇曳。幸好有鹿够细心。


细心的男孩子已经不多了吧。他有时会在午饭时间跑下教学楼,努力的寻找四叶草,然后带到教室里用水瓶养着。虽然没什么人注意。但是有鹿也不希望别人注意。


就这么一次次的去,有时有鹿也觉得自己有点太幼稚了。可是那堆三叶草里面的四叶草好像有魔力一般,吸引他去寻找。每一次找到四叶草,那种快乐的心情比他拿了年级第一还高兴,虽然他每次都是。


————


也不知道战乙是什么时候盯上有鹿的,但是关注他应该蛮久了。我不是你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看到了有鹿扒拉四叶草。


呃。


在某一次有鹿又去兴致勃勃的扒拉的时候,他走上前,说了一句很没脑子的话。


"你在扒什么?"


……正常人都看得出来的吧。战乙脸稍红了一下,咳了两声,然后接过自己的话茬,"这儿真的有四叶草?"


"当然有了。"说起这个话题,刚刚还是黑人问号脸的有鹿开心起来,抓着他的手覆盖在刚刚找到的四叶草之上,丝毫没注意到战乙越来越红的脸。


他本身就是个社交羸弱。让他应付这种一个大男人抓着他的手还笑的很开心的事,他估计也就除了一声默哀老子然后什么都没有的吧。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招惹有鹿。


啧,真烦人……虽然这么想着,战乙却被异常的冰凉醒过神来——是四叶草上的露珠。


战乙征住了。


"你看,这就是四叶草啊。四叶草是幸运之草,象征着很多东西。你看到了吗?"


战乙的嘴唇抖了两下,却没再说出什么。他不得不承认,在他看到晶莹透亮的露珠的一瞬间,和那片绿色的四叶草一起,把他震撼到了。


"……哦……"


有鹿也不太在意他的走神。他像个小女孩一样双手握着战乙的手,邀请他以后一起来摘四叶草。


战乙忘了自己是怎么答应的,只记得在有鹿双手包住他的手的时候自己脑子里只有一个想要马上飞走的念头。


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对他的影响有多大。如果他知道,那时候的他绝不会去看有鹿摘四叶草。


————


四叶草,幸运,希望,信仰和爱情。


————


就这样,他们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一起玩游戏,一起骂网易,一起上学放学住在一个宿舍一起吃饭,谁也没有想到要抛弃谁。


一方离了另一方,会活不下去吗?


当你最需要帮助最脆弱最痛苦的时候,他会离你而去吗?


————


摘四叶草自然成了他们俩的日常。他们俩有时候一起摘,有时候各自摘,比谁摘的更多,而战乙自然敌不过有鹿。所以他只会去抢,欢声笑语装在四叶草里。


童话的结局是四叶草枯萎了,公主死了,王子孤独终老。不过,这不也只是童话吗?


————


有鹿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女孩黑色长发,双马尾,长相清秀,温柔伶俐。


他对她简直就是痴迷一般的喜欢。战乙看到了,默默的没说什么。


战乙安慰着自己,说这是好事。这段恋爱能给有鹿带来温暖,大概吧,他看向有鹿被扔回来的礼物。


女孩不喜欢有鹿。


可是,战乙喜欢。


————


他们后来的话题又多了一项……不,说他们似乎不合适。应该是有鹿。


"战乙!!你快想想什么东西适合送给女孩做生日礼物!"


"战乙你说她今天不跟我打招呼是不是讨厌我了。"


"战乙战乙,这个花的花语可以用来表白吗?"


……诸如此类,战乙酸酸的而且很敏感的话题。


有鹿已经在自顾自的世界里了。他跑去给女孩买花的那天是战乙的生日,他们本来约好要去战乙家玩通宵的,结果只有战乙自己关着灯守着有鹿的信息。


到了十二点多,有鹿给他来了一句。


"战乙,我要先陪她回家了,今天去不了你那了。"


"今天我生日。"


"啊生日快乐"


……


生日快乐?快乐nm。


他将女孩带着无穷的恨意拉进了黑名单,然后盖上被子,咬着枕单迷迷糊糊睡去。


————


摘四叶草的那段日子里,战乙家里发生了很多变故。父母离异,长辈老去,他的精神状况并不好,整天的都有些恍惚。但他没对有鹿透露一丝一毫,在两人在夕阳下逆着光分手告别说晚安的时候,在有鹿转过去走向通往他家的路口的时候,一瞬间,战乙的表情凝固了。


不带一丝笑容。笑容是为了有鹿而活着的。


战乙回到家整理东西,写完作业,打开电脑,登上qq,问有鹿玩不玩游戏。


他很享受和有鹿在一起的时间。让他平静,让他感受到一种异样的温暖。


我在依靠有鹿活着吗?战乙看着曾经割过自己手腕的那把放在电脑桌上的匕首,摇摇头,回避了这个问题,然后开始和有鹿连麦,两人玩到深夜。


他下麦的那一刻真的好想抱着有鹿睡觉。可那是不可能的吧。即使是成年了也不可能。


他看向水瓶里的四叶草,拔下属于他的象征着爱情的第四片叶子。


————


女孩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有鹿,可有鹿不愿放弃。直到有鹿再一次给女孩送东西,女孩将东西交给了班主任。


班主任一开始根本不信。那是年纪第一,学校的一本担当,怎么可能有精力谈什么恋爱?可是当班主任把有鹿叫到办公室询问的时候,有鹿昂首挺胸,温柔而清澈的棕色眸子坚定的告诉老师,是我送给她的礼物。


班主任不得不信。他叹了口气,将礼物还给有鹿,批评了他一顿就不再管这个事。


有鹿走出办公室,看着等着他的战乙,朝他笑了笑摇着礼物。


"老师没怎么罚我。他只是把我说了一顿。可惜,她似乎不喜欢我的这个礼物。你要吗?"


他将手中的微微变形的礼物递给战乙,战乙心中百味弥漫。战乙最终还是犹豫着伸手去接。


碰到礼物的那一瞬间,他的鼻子酸酸的。他赌气一般的抢过礼物,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跑去,留下诧异的有鹿站在办公室门口。


她不要的礼物,这是那个幸运的女孩不要的礼物。战乙咬着牙一口气跑到四叶草花坛,委屈的跟被冤枉的小女孩一样,最终还是没有流下眼泪。


他嫉妒那女孩,他很嫉妒,非常嫉妒。他讨厌女孩,他想要女孩立马去死。战乙第一次意识到,他的精神支柱在无意间崩塌了。


他摘下一片四叶草。


————


也不知怎么的,女孩可能是被磨得不耐烦了,后来答应了有鹿。那天有鹿笑的像个孩子。


他们不再走到一块。


他们不再一起吃饭上下学。


他们不再是同桌。


他们不再一起打游戏。


有鹿有鹿有鹿……


那天战乙逆着光站在三叶草花坛前,泪珠滴在一片三叶草的中心,像是晶莹的露珠一般。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对他说。战乙将书包拿起,擦掉不属于他的眼泪,任凭薄凉的夕阳将他的影子拉长,走向一无所有的内心。


————

字数大概得有……两三千的样子。


一边写一边哭,印证着我曾经的经历。


谢谢看到这里。


end。


之前群里的幼鹿和幼战。

lof只能发十张所以剩下的另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