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灵(ฅω*ฅ)

淡lof 产粮机器 北极圈bg选手

关注前记得看置顶

【第五人格主播全员向】临危不乱②

填一填坑8


那个,世界观,很乱来着……你们尽量康?


哈皮是和战乙同级别cz国的长官,统领总部门主要是是地面单位,而战乙是空中指挥。


————


有鹿只感到身边是无尽的冰凉。再睁眼,已经被扔在了一间禁闭室里,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疼的他喘不过气,但他仍然咬着牙不肯发出声音。


血……。军装已经被悉数脱下,只留下薄薄的一层衬衫和裤子,可也早就被血染红,黏在皮肤上极度不适。但有鹿暂时顾不上这些——身份证明在军装里面,既然军装没了,那么他们也大概知道了我的身份。他只恨自己一时手懒没把身份证明收起来而是直接放在衣服里。


待会大概就要从我嘴里问出什么了。有鹿笑笑,决绝的低下头,整顿着自己的斗志,尽量保存一点体力。


————


当cz的最后一波攻击势如破竹一般击溃lt的中枢防线时,他们除了一些形同废纸的资料之外什么都没找到。


凉哈皮皱着眉头用芯片联络正准备审讯有鹿的战乙女,听到对面不耐烦的声音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


“我说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完……cz的中枢控制组gr被转移了。我们什么都没找到。”


战乙那头沉默了几秒,接着用传物传给他一个小型的正方体,看起来如同劣质塑料一般轻盈——但它可是现代战场科技最发达的东西了。这东西叫纤维体,能将极为隐秘的生物信号电波探测出来,但无法准确提供位置。


哈皮不相信的捏了捏这个小正方体,随即完全不讲礼貌的挂了电话。战乙也不在意,拍了拍衣服起身去审讯犯人。


门被推开一条缝,然后越开越大——亮光将有鹿的眼皮毫无留情的拉醒,眼前是一张自己曾极为熟悉的脸。


真该死。他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看着战乙轻佻又嘲讽的托起自己的脸,姿势和自己把叶成捡回来的当时,自己托起他的脸的姿势一样。


我给了敌人机会啊……他勉强抬起沾满血污的脸看着那张和在他家时的乖巧拥有完全不一样的气质却面容完全相同的脸,心中像是打翻了调料瓶一样五味杂陈。


也算是自己自讨苦吃吧……他毫无意义的对面前的男人笑了笑。战乙看到这笑一怔,别过头去将手放开,起身毫不犹豫的坐在审讯台上,表情在白色的镁光灯下变得冷漠狰狞。


————


蓝胖子将物资搬过来的同时,Alex已经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反侦查措施。


“我们不能再被发现了。不然,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马克和皮皮限拿着图纸讨论着关于中枢的学术性问题,伍六七一直拉着胖子说等出去以后怎样怎样胖子也听着,这里唯一安静的人只有Alex。


Alex也根本吵闹不起来。他拿着的空间是lt的秘密情报组送来的三维文件,里面有一枚小小的蓝色芯片。Alex把芯片放在秘密基地的小系统中枢上面,整个系统的颜色瞬间黯淡下来——这正是Alex想要的「隐渡」。


这是Alex为它起的名字,一开始只有他叫而已,但后来组内其他人也开始叫这个名字。当然,这些都无关紧要。


他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出去。战争结束?还是按照胖子说的兵分两路,马克皮皮限猫子留在秘密基地研究,而其他人与总部联系,全副武装打入敌人内部。


Gr能够上战场厮杀的也就蓝胖Alex和伍六七,而皮皮限马克猫子是实打实的学术派。但是Alex不能动,他必须留下来做gr和lt总部的连接枢纽,同时还要兼顾研究cz做他们的总指挥。


Alex用芯片联系上了欧的白。芯片那头的欧的白头疼不已——欧的白总政权所在的中心地区的战事前线也是岌岌可危。政权恐怕根本保不住,暴动也是一波接一波的涌动,任他如何平息都无济于事。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能怪罪无家可归又忍饥挨饿的人民呢?


“……可以是可以。而且说实话,你们要真想去,我这边管不住也没时间管。”


欧的白的语气听起来很疲惫。Alex同情的安慰了他几句,接着掐断了芯片的电磁波。


那就这样吧。Alex再次将视线投向蓝胖子,却发现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桌子上是画的极乱却依稀能看出来是战事规划的纸张和一支笔。


Alex给他悄无声息的背到床上,替他拉好被子。


那就这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