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灵(ฅω*ฅ)

淡lof 产粮机器 北极圈bg选手

关注前记得看置顶

【空调】笼中之蝶

海盗pa。迷途被拐女子香和海盗枪手空 cp比较杂x。


色气注意。其实有微摄香。


看的开心的宝贝们点点你们的关注(ಥ_ಥ)


————


克洛伊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的俘虏。


她和薇拉是双胞胎。薇拉美丽善良,外向且善于社交,是家族的下一代希望掌门人。而她克洛伊,整天几乎都是自闭状态,只喜欢调制香料,创作出世界独一无二的香水,仅此而已。


家族里的赞扬与掌声从来都是留给薇拉的,对克洛伊顶多客套几句话,说什么你有这么一个聪慧善良的好姐姐真是被耶稣祝福过之类的话。


她不嫉妒薇拉。她根本就不想当什么掌门人,也不想做家族的希望,尽管她和薇拉都知道,自己的调香能力比薇拉高出数倍。


她的香被薇拉所窃为己有的事,她也清楚,只是从不撕破这层窗户纸。因为她明白薇拉是迫不得已。薇拉自身调香能力很一般,可她是家里的希望——她必须窃取她妹妹的成品,来糊弄家长们和世人。克洛伊不在乎这些。那只是她一般般心血来潮的作品而已,并不值得惋惜。只要薇拉不去动她一直在做的那瓶忘忧之香,她就是继续装聋作哑一百年,也毫无所谓。


昨天出门纯属意外而已。她想去湖景村的海边摘几片贝壳回来,作为她新香水独一无二的装饰品。那瓶香水倾注了她从小到大将近十年的心血,她可以肯定,那瓶香水若是公之于众,将会惊煞世人。


但是能以自己的名义发表的概率可以说是低的不能再低。想到这里,克洛伊心中才冒出了一点点小小的嫉妒,随即又像泡沫一样啪拉碎裂。她低头继续寻找好看的贝壳。


"呼……咔啦……咔啦……"


远处的声音不甚寻常。湖景村的村民们知道,那是海盗来抢掠的前兆。那巨大的黑影在极光的照耀下简直是大自然的神赐之物,美得像是安吉拉天降人间。因此克洛伊倒是饶有兴趣的用贝壳比了比那团巨大的黑影,稍稍估算了那黑团的体积,然后惊讶的匝了匝舌头,继续捡她的贝壳。


————


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


她躺在一张看起来就很是有些华贵的鹅绒床垫上,她心里明白这可能是从某个倒霉的英国贵族那抢来的。她耸耸肩,索性继续躺在床上,不再说话。


吱丫的推门声——克洛伊思索着门的木料有可能是拜占庭椅子上的同款。海盗不愧是海盗呢,这么多木料纵是她家都不一定拿的出来。


棕色大冰激凌卷马尾,温柔的让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破绽的棕色大眼睛,头上精致的海盗帽——那可能是海狮皮做的呢。她用过海狮皮来包装她的斑鹿之礼,色泽和她帽子上的亮光很是相像。


"你好,调香师小姐。"


"你好,呃……我应该称呼你为什么枪手呢?"


玛尔塔敏锐的眯起眼睛。她并没有戴着她的配枪,这个调香师是怎么看出来的呢?这个下马威还真是让她起了些兴趣,于是玛尔塔礼貌了些,回答她。


"玛尔塔·贝坦菲尔。你叫什么名字?"


"……"


克洛伊有些犹豫不决——她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名。她不清楚为什么,但是小性子使得她继续道:


"……薇拉·奈尔。"


"你就是那个大香水世家的大小姐薇拉?哦天哪,这可真令人惊奇。我们不过是随便救了个人而已,哦,艾米丽,快过来看看!她就是那个常在报纸上被报道的那位薇拉·奈尔。"


玛尔塔这下可是惊奇不已。薇拉这个名字,在英格兰一带可是大名鼎鼎,奈尔家族更是世代以调香为生,名气可想而知。


克洛伊偏头没有说话。等到那位医生小姐被拉过来和枪手一起像看动物一样看她的时候她才缓缓开口。


"亲爱的两位小姐,你们对我要怎么打算?至少,今天的克……薇拉小姐可不想睡在木板潮湿又难闻的甲板上。顺便一提,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拿到那么多报纸的。"


艾米丽冷冷的望着她,稍事思索后才回答。


"薇拉小姐,您是贵客,我们会为您安排房间,让您更好的调制香料。至于报纸的问题,是我们的远航员莱利先生为我们准时订购……的报纸。"


这番话暗含着一些信息。也就是说,它想留下来可以,不过要为海盗们调制香水,压榨她的价值。


海盗就是海盗。克洛伊深吸一口气,将自己腰间随身携带的小包摘下,拿出里面的一包东西,递给艾米丽。枪手好奇的看着。


"医生小姐,这是我的上船礼物,还请笑纳。"


她的语气尽量保持着一定的恭敬。艾米丽狐疑的接过来没有立马去闻,但也没什么,那不是毒,而是克洛伊调制的"凝聚之水"。香味前调清雅后调沉芳,至于里面的料是什么,克洛伊没有交代。


那种几乎可以实体化的香味立刻让两个女人都沉醉在其中。她们也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好香水的魅力。


克洛伊很快就在接近船头的一个小房间安顿下来。她暂时没办法逃离,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


这个 可能要分p惹x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