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灵(ฅω*ฅ)

淡lof 产粮机器 北极圈bg选手

关注前记得看置顶

【第五人格主播全员向】临危不乱②

填一填坑8


那个,世界观,很乱来着……你们尽量康?


哈皮是和战乙同级别cz国的长官,统领总部门主要是是地面单位,而战乙是空中指挥。


————


有鹿只感到身边是无尽的冰凉。再睁眼,已经被扔在了一间禁闭室里,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疼的他喘不过气,但他仍然咬着牙不肯发出声音。


血……。军装已经被悉数脱下,只留下薄薄的一层衬衫和裤子,可也早就被血染红,黏在皮肤上极度不适。但有鹿暂时顾不上这些——身份证明在军装里面,既然军装没了,那么他们也大概知道了我的身份。他只恨自己一时手懒没把身份证明收起来而是直接放在衣服里。


待会大概就要从我嘴里问出什么了。有鹿笑笑,决绝的低下头,整顿着自己的斗志,尽量保存一点体力。


————


当cz的最后一波攻击势如破竹一般击溃lt的中枢防线时,他们除了一些形同废纸的资料之外什么都没找到。


凉哈皮皱着眉头用芯片联络正准备审讯有鹿的战乙女,听到对面不耐烦的声音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


“我说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完……cz的中枢控制组gr被转移了。我们什么都没找到。”


战乙那头沉默了几秒,接着用传物传给他一个小型的正方体,看起来如同劣质塑料一般轻盈——但它可是现代战场科技最发达的东西了。这东西叫纤维体,能将极为隐秘的生物信号电波探测出来,但无法准确提供位置。


哈皮不相信的捏了捏这个小正方体,随即完全不讲礼貌的挂了电话。战乙也不在意,拍了拍衣服起身去审讯犯人。


门被推开一条缝,然后越开越大——亮光将有鹿的眼皮毫无留情的拉醒,眼前是一张自己曾极为熟悉的脸。


真该死。他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看着战乙轻佻又嘲讽的托起自己的脸,姿势和自己把叶成捡回来的当时,自己托起他的脸的姿势一样。


我给了敌人机会啊……他勉强抬起沾满血污的脸看着那张和在他家时的乖巧拥有完全不一样的气质却面容完全相同的脸,心中像是打翻了调料瓶一样五味杂陈。


也算是自己自讨苦吃吧……他毫无意义的对面前的男人笑了笑。战乙看到这笑一怔,别过头去将手放开,起身毫不犹豫的坐在审讯台上,表情在白色的镁光灯下变得冷漠狰狞。


————


蓝胖子将物资搬过来的同时,Alex已经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反侦查措施。


“我们不能再被发现了。不然,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马克和皮皮限拿着图纸讨论着关于中枢的学术性问题,伍六七一直拉着胖子说等出去以后怎样怎样胖子也听着,这里唯一安静的人只有Alex。


Alex也根本吵闹不起来。他拿着的空间是lt的秘密情报组送来的三维文件,里面有一枚小小的蓝色芯片。Alex把芯片放在秘密基地的小系统中枢上面,整个系统的颜色瞬间黯淡下来——这正是Alex想要的「隐渡」。


这是Alex为它起的名字,一开始只有他叫而已,但后来组内其他人也开始叫这个名字。当然,这些都无关紧要。


他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出去。战争结束?还是按照胖子说的兵分两路,马克皮皮限猫子留在秘密基地研究,而其他人与总部联系,全副武装打入敌人内部。


Gr能够上战场厮杀的也就蓝胖Alex和伍六七,而皮皮限马克猫子是实打实的学术派。但是Alex不能动,他必须留下来做gr和lt总部的连接枢纽,同时还要兼顾研究cz做他们的总指挥。


Alex用芯片联系上了欧的白。芯片那头的欧的白头疼不已——欧的白总政权所在的中心地区的战事前线也是岌岌可危。政权恐怕根本保不住,暴动也是一波接一波的涌动,任他如何平息都无济于事。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能怪罪无家可归又忍饥挨饿的人民呢?


“……可以是可以。而且说实话,你们要真想去,我这边管不住也没时间管。”


欧的白的语气听起来很疲惫。Alex同情的安慰了他几句,接着掐断了芯片的电磁波。


那就这样吧。Alex再次将视线投向蓝胖子,却发现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桌子上是画的极乱却依稀能看出来是战事规划的纸张和一支笔。


Alex给他悄无声息的背到床上,替他拉好被子。


那就这样吧。


————


【第五人格主播全员向战争pa】临危不乱①

不知道能不能保持但就是心血来潮写的很爽

出场人物大概有魔人团全员

gr全员

itc全员

冷屠全员

闭嘴全员

包括但不限

第一章人物较少世界观不定

挺乱的呜呜呜

——

风吹的很狂 。像是掺了沙砾的痛感。


有鹿抹去嘴边的血,死撑着站了起来,脸上、身上全部都是一片片的殷红,痛不欲生。


他没办法在这个时候倒下。GR这个中枢组织绝不能受到伤害,不然,带来的将是全国的一场大混乱。


救救我们……他仿佛听到了人们的乞求。他闷声不响的掏出已经快要用尽次数的射击枪,照着目标的蓝发头目悄悄瞄准。


如果那个时候,他身上的伤没有那么严重,也许他就成功了。在板枪扣下之前,他苍白的脸已经预告着他的大脑和身体已经弹尽粮绝。


救救我们。这是他昏迷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


ALEX表情从无所有的严肃着。他看到前线不容乐观的战况,心里的那根弦不由得揪紧——就和有鹿说过的一样,他也清楚,一旦战火燃烧到GR的控制总中枢,一切就全完了。


“蓝胖子。”


“到。”


“启动紧急避难方案。”


蓝胖子的表情在一瞬间有了极为明显的不悦。ALEX明白他什么意思。他天性好战,做临时的“缩头乌龟”是蓝胖子最最不愿意做的事。如果有可能,ALEX也不想这么做,但现在别无他法。GR是全国最后能够操控庞大的系统总中枢的组织,一旦GR有了闪失,国内形势绝对会崩塌。


而ALEX理解他的地方在于,这个计划无异于是要将中枢暂时扔下而GR全员自己集体逃命。所谓的紧急避难,就是不管中枢的死活躲到事先预备好的防空洞之中。这个计划固然能保住GR,但是在GR逃命的这段时间里,中枢将处于停滞状态。


现在全国都收到了战乱波及,没有中枢的控制操作,很大一部分的民众所在地的空中护盾会自动消失,日常的生活也将受到损害。可是现在的情况下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ALEX长官,我们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GR副队长蓝胖子,这是绝对命令。你要理解我。”


“……是。”


蓝胖子有些失落的接下了这个指令。他连个招呼都没打,直接垂着头走了出去。这要是在平常绝对是大不敬,但现在的形势容不得ALEX多纠结。


末日,要来临了吗?


ALEX望着巨大的数据玻璃窗,不由得陷入了深思。


--


“报告长官,我军已突破前线敌人第一防线,正在向内推进,侧翼战事也准备就绪。”


“很好。继续推进。”


战乙女细长的手指勾着耳边的蓝色鬓发,嘴角微微上扬,眼眸中有着无法抑制的得意之色。


如他所见的,这个国家的繁荣果然只是表面。只消轻轻一抬手,就可以把他们的中枢堡垒打个粉碎。


GR。这是那个他绝对不会忘记的最高级别中枢控制组织的名字。


世界一定会被CZ同化,他坚信着,他坚持着自己的意志。


他按下了F171号的发射按钮。顷刻间,前线爆出一团团连续的小型红色烟雾,哀号声似乎连安然无恙的坐在厚重的飞行战甲里的他都听得到。


没有人逃得掉的。他干笑了两声。


--


“通知指挥官,R-1小队的所在阵地被地方硝烟弹轰炸,死伤惨重,请求支援!!”


R-1组长几乎是对着自动芯片大声疾呼,几近失态。这在平常是极为少见的。


这绝对不能怪他。自己阵地的兄弟们被硝烟弹炸的死伤惨重,组长的心已经被几近撕碎。他极度急切的等待着芯片那头的回答,然而给他的却是一片寂静。他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指挥官大人!指挥官!!”


芯片那头仍然没有任何声音。组长将用来联系侦查员的芯片放入,不顾一切的吼叫。


“侦查员!!侦查员!!!指挥官在哪里??!”


侦查员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道:“指挥官大人去了前线,亲自作战……您联系不上他吗?”


组长愣住了。片刻间,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


世界似乎已经到了末日一般的混乱。民众们像没有灵魂的老鼠一般遍地逃窜,日用品和食物严重紧缺,管理中枢处于停机状态无人管理,战火蔓延的越来越深,甚至发生了文明倒退一般的道德泯灭行为——人吃人。在这种情况下,人到底能撑多久呢?


前线的士兵们已经到了冰点。所有人都看不到希望,GR不知所踪,总指挥官前线失联,各个小组的阵地几乎是接连被攻破,士气降到了前所未有的低潮,有的地方甚至主动投降。


CZ。那个将LT攻打到变成人间炼狱的国家。


--


为什么。


--


一年以前。


有鹿带着温和的微笑来到光净整洁的总部,将专属的数据警徽扶正,开始了他的第一天的正式指挥官上任旅程。


很快,所有人都发现,中枢与官警的联动算是找到了个真正的人才。他从不怕吃苦,人又热心对所有人都好,心地善良甚至有点憨憨的,可是在战场上却异常的聪明,无论是大小的模拟练习,只要让他上场都能被轻松破解。这样一来,他迅速从Z-3的副队长升到了总指挥官。在这样的一个数字化时代,这样的人可谓是十分稀有。


当上指挥官之后,有鹿的业务就开始异常繁忙,每天回家都要拖延到十一二点。而平常他乘坐的空间撕裂站十点就会为了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时间线而关闭,于是他只能放弃平行世界的家,转而在A时间线上安了家。


在他某一天回家时,他碰巧看见家门口似乎有什么东西蜷缩着。似乎是个人。


是谁?他将那人肮脏了无生气的脸蛋抬起来,左看右看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可是终究是一条生命,不能不管。


有鹿将那个瘦弱到几乎撑不起来身体的男人抱回了家。等到给他吃了东西洗了澡之后那男人稍微有了点意识之后,有鹿才试探着问他是谁,甚至生怕自己刺激到他。


“我叫叶成。”


男人微微张开口,看起来十分艰难的吐息着,蓝色的头发即使被洗的干干净净之后还是显露出一种毫无生气的焦躁,苍白的皮肤显出微微的青紫色,有鹿隐隐约约觉得,男人可能被什么东西感染了。


“救救我。”


叶成费力的吐出这么一句。本应是金黄色如同阳光的眼睛费力的睁开后却变成了暗黄,眼角突然溢出几滴泪水。


有鹿突然意识到,他可能撑不住了。


等到他将叶成急急忙忙的传到医院,叶成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些僵硬了。医生告诉他,如果再晚来一小会,叶成就撑不住了。


有鹿坐在医院里,心中浮现出莫名的焦急。叶成只是个普通人,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他一遍遍的问自己,最终只能以烦躁的摇了摇鹿角告终。


手术结束了。叶成终于恢复,他那双暗黄色的眼睛开始散发出本就属于他的清澈与明亮。他感激的握住有鹿的手,那双嫩白如葱茎的手却意外的有力。


叶成告诉他,自己是B时间线的住民,由于之前的AB时间线大维修不小心撞入了A时间线,莫名其妙的来到了有鹿门口,再也找不到回到自己家中的路,还因此被杜流离子感染,幸好有鹿救了他这些话。有鹿仔细的听着,心中却产生了一丝抵触。


AB时间线维修的时候,作为普通人类是绝对无法进入的,而且能在被感染的时候活那么久……


他不是普通人吧。有鹿望着他恢复了活力的湛蓝色发丝,闭上了眼睛。


--


叶成在有鹿家住了一年之久。他勤劳肯干,脸上永远是热情活泼的表情,可这只是徒增了有鹿的疑惑。


某一天晚上,有鹿推门回家,却没有听到那句熟悉的问候,他的警惕性立马就突显了上来。他没有乱动,而是立马原地开了折叠门,将自己传送到了家外。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恐怕是直觉使然。而且他首先想到的并不是叶成的死活。


直觉。什么直觉?有鹿将自己家系统检查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他仍然不愿意踏回家里。他犹犹豫豫的站了半个小时,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回去。


家里就像他刚回来时一样寂静。


有鹿倒在床上,什么都想不起来,包括那个诡异的倒在自己家门口又在自己家住了一年的叶成。


或者说是,在LT住了一年,掌握了很多情报的CZ国军事部部长战乙女。


--


前线的战事仍十分紧急。CZ已经完全突破第二道防线,再无障碍妨碍。


战乙女闭上眼在休息舱刚想小息一会,外面就传来了一阵令人烦躁的吵闹声。战乙忍住火气拉开舱门,面前的士兵看见他立马慌乱的站好。


“出了什么事?”


战乙板着脸询问士兵。其中一名士兵向他报告,他们俘虏了LT国的军事指挥官。


那份证明着身份的警徽明晃晃的闪着战乙的眼睛。他不悦的眯起眼,仔细端详着面前全身军装被血液染红的金发鹿角男子。


他蹲下身,单手捏起有鹿的脸。那张脸几乎是毫无生气,面色苍白,血液在他的额头处还在顽强的慢慢流动着,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枯树气息。


战乙闭上眼。


“把他带到牢里店照顾着,不要让他死。我等会亲自去询问他。”


----


阴谋的味道。


一切只是表面的浮油而已。


本文为我原创